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通用GM改革步伐稳健在智能驾驶和电动化转型路上疾步向前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4-06 03:42:09

时间暂时拨回2016年,凛冽的旧金山“穿堂风”也不能吹走Lyft的好心情,作为一家初创公司,5亿美元是可以改天换日、另创乾坤的。

很快,成为Lyft战略合作伙伴并在董事会中占有一席的通用GM,就开始了自己一些列的“部署”和规划。

首先,通用GM允许Lyft司机租用通用汽车,通用GM品牌的汽车成为了Lyft的主要服务车辆,通用还在在北美市场建立了众多汽车租赁中心为Lyft供车。

有了通用GM强大有力的车辆资源帮助,Lyft的扩张速度使人瞠目,不到两年时间已经成为了Uber在北美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已经在逐渐蚕食Uber的市场份额。

紧接着,通用开始要求Lyft帮助自己优化自家的OnStar车载服务系统,与此同时一个名为Cruise的计划也在和Lyft联姻后短时间内孕育而出。

(注:Cruise的前身是通用汽车的一个自动驾驶研发部门,最早的时候只是一个有几十人组成的项目组。2016年在向Lyft注入5亿美元资金后,通用GM很快收购了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初创科技公司Cruise Automation,并将其整体并入自己的自动驾驶项目改名为Cruise。而后Cruise开始负责通用GM所有有关自动驾驶和车载系统相关的工作和研发。)

Cruise的出现就是通用GM在布局未来自动驾驶和智能出行服务,而Lyft也同样在自动驾驶技术领域辛勤耕耘。除自身借助通用GM的资金展开大量的技术研发,Lyft也和同行们展开有力的合作。

2017年5月,Lyft宣布与Waymo展开自动驾驶技术合作,而后又和硅谷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公司Aptiv共同进行技术研发。这样,通用GM也能借助Lyft的气力为Cruise提供技术支持和储备,包括自动驾驶技术、道路数字化建模分析、激光扫描和物态分析以及乘客流量入口和数据同享等。

回到2018年,美国时间6月13号,底特律,通用汽车GM CEO Mary Barra宣布将会尽快从Lyft“抽身”,并表示未来双方将不会再展开任何合作项目。

通用汽车GM总裁Dan Ammann将会离开Lyft的董事会,曾担惠普Hewlett Packard董事会首席执行官的前电信业务经理Maggie Wilderotter将会取得这一席位。

两年前当福特和Google Waymo走到一起的时候,Uber开始在自动驾驶技术领域大跨步发展并四处挖墙脚抢人材的时候,通用GM和Lyft的组合被认为是传统车企面对未来转型的果敢而犀利之举。

经过两年的不懈努力,通用GM在自动驾驶技术和智能出行领域的步伐不可谓不迅捷。

2019年,通用GM将会正式在市场上推出一款基于Volt电动车平台改造而成的没有方向盘和油门/刹车踏板的无人驾驶汽车,并会在一个美国的大城市投入商业运营,目前该城市的名称尚不得知。

但根据通用GM研发中心所在地结合其路试时间、里程数最多的地区来看,具有一定资源、科技水平、市民开放度和认知水平高以及相干法律支持的选择似乎只有旧金山一个。

5月底,这项商业化的推进还取得了质的飞跃上个月底,日本SoftBank公司在其GM Cruise自主运营中进行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投资。整整22.5亿美元的投资,获得了Cruise 20%的股票,并在董事会中占有重要1席。

毫无疑问,在未来智能出行的市场竞争中,通用GM已领先于竞争对手Waymo、Uber和特斯拉半个身位,将很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正如硅谷创业公司间流行的那句话所言,“第一个进入市场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成功的,没人记得阿姆斯特朗后面那个踏上月球的人。”

通用汽车CEO铁娘子Mary Barra带领着通用GM从2017年开始了一些列转型措施,誓将通用GM电气化+智能化的改革在短时间内实现。

这要求通用GM除了在智能驾驶和电动化转型的路上疾步向前,大刀阔斧地对本身传统汽车业务进行“割肉”和整改也必不可少。

2017年成功完成从欧洲市场的“撤退”,开始进行全球重组,巧妙地甩掉了亏钱大包袱欧宝-沃克斯豪尔(Opel-Vauxhall)部门,售给了法国PSA团体。

与此同时从俄罗斯和印度市场身退,只保存了少量办事处和联系办公室,并不再投入任何内燃机/柴油机产品到俄罗斯和印度市场中。

2018年年初,与韩国工会重新约定了协议,每一年缩减成本4亿-5亿美元,同时将在本月底开始关闭关闭群山工厂。

Mary Barra坦言“汽车行业非常复杂而且体量巨大,稍有变动就会牵扯到很多方面的利益和平衡。”川普政府开启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中国的贸易战、对钢铁和铝材加收关税,这些都对通用GM的改革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而通用GM和特斯拉还是目前在华盛顿DC部署说客最多的硅谷公司之二,以期望国会能够在未来出台相关智能出行法律条文的时候将本身公司的利益和工程标准“镶嵌”其中。

另外不能不关注的一点是,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通用GM申请破产保护,奥巴马政府接手通用GM,该公司已然成为美国“国企”,并到目前为止仍未完全走出破产困境。

所以无论通用GM未来走向何方,与特朗普政府共同分担投入,共享收益,分享信息和资源,是Mary Barra无论如何也要去面对的。

过去两年通用GM的变革路走得很稳也很快,这一切的努力和重整都是了保持竞争力不被时期所抛弃。未来通用GM能否真的在重生中找回半个世纪前的荣耀,我们拭目以待。

治疗头部牛皮癣原则的
牛皮癣有什么治疗原则
怎么用避孕套辅助治疗早泄

相关推荐